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淡泊

宁静为学 淡泊致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论文引发国际反响 湖南大学生攻克世界数学难题(转载)  

2011-10-08 15:17:37|  分类: 转载视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论文引发国际反响 湖南大学生攻克世界数学难题

  近日,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数理逻辑学术会议上,云集了来自欧美的许多数理逻辑专家、学者,大会还邀请了十二位专家、学者作学术报告。中南大学(微博)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2008级本科生刘嘉忆作为亚洲高校唯一一位代表在会上作了40分钟报告,他在数理逻辑方面的研究成果,使与会专家纷纷向这位来自中国的22岁年轻后生投来赞许的目光。

  一篇论文引发国际反响

  今年5月,由北京大学、南京大学(微博)和浙江师范大学联合举办的逻辑学术会议在浙江师范大学举行,中南大学大三学子刘嘉忆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,并作了对目前反推数学中的拉姆齐(Ramsly)二染色定理的证明论强度的研究报告。这是由英国数理逻辑学家Seetapun于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一个猜想,十多年来,许多著名研究者一直努力都没有解决。刘嘉忆的报告给这一悬而未决的公开问题一个否定式的回答,语惊四座。

  6月,数理逻辑国际权威杂志《Journal of Symbolic Logic》主编、逻辑学专家、芝加哥大学数学系Denis Hirschfeldt教授发来了论文评审意见,信中说,“我是过去众多研究该问题而无果者之一,看到这一问题的最终解决感到非常高兴,特别如你给出的如此漂亮的证明,请接受我对你的令人赞叹的惊奇的成果的祝贺!”

  “路哥”还喜欢心理学

  其实刘嘉忆的真名叫刘路,“嘉忆”是他的笔名。

  同学眼中的刘路是这样的:高挑的个子,一副眼镜,一顶棒球帽,背个双肩包,每天像上班一样,一早就去图书馆,有时可能要到下午才回来;背回来一大堆英文书籍,翻开一本,满是英文和符号,虽然不知道刘嘉忆看的是什么书,但他们清楚,这家伙肯定会干出一番成绩。他偶尔也会打打游戏,但常常捧着那些书看到深夜,计算到凌晨。同学问他题目,他会用简单的方法来计算或解释,有时一个公式就可以搞定,同学说他“牛”,称他为“路哥”。

  不苟言笑,内向,甚至有些腼腆的刘路,其实更喜欢“嘉忆”这个名字,他希望自己能给人们带来美好的回忆。他还喜欢物理,但物理需要做大量的试验,需要成本,对一个学生来说还没那么多资金;他喜欢心理学,曾设计了一组关于认知的心理实验。然而,他更热衷于数理逻辑,他说等到他40岁以后再来做,40岁以前要攻数学!



  近日,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数理逻辑学术会议上,云集了来自欧美的许多数理逻辑专家、学者,大会还邀请了十二位专家、学者作学术报告。中南大学(微博)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2008级本科生刘嘉忆作为亚洲高校唯一一位代表在会上作了40分钟报告,他在数理逻辑方面的研究成果,使与会专家纷纷向这位来自中国的22岁年轻后生投来赞许的目光。

  一篇论文引发国际反响

  今年5月,由北京大学、南京大学(微博)和浙江师范大学联合举办的逻辑学术会议在浙江师范大学举行,中南大学大三学子刘嘉忆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,并作了对目前反推数学中的拉姆齐(Ramsly)二染色定理的证明论强度的研究报告。这是由英国数理逻辑学家Seetapun于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一个猜想,十多年来,许多著名研究者一直努力都没有解决。刘嘉忆的报告给这一悬而未决的公开问题一个否定式的回答,语惊四座。

  6月,数理逻辑国际权威杂志《Journal of Symbolic Logic》主编、逻辑学专家、芝加哥大学数学系Denis Hirschfeldt教授发来了论文评审意见,信中说,“我是过去众多研究该问题而无果者之一,看到这一问题的最终解决感到非常高兴,特别如你给出的如此漂亮的证明,请接受我对你的令人赞叹的惊奇的成果的祝贺!”

  “路哥”还喜欢心理学

  其实刘嘉忆的真名叫刘路,“嘉忆”是他的笔名。

  同学眼中的刘路是这样的:高挑的个子,一副眼镜,一顶棒球帽,背个双肩包,每天像上班一样,一早就去图书馆,有时可能要到下午才回来;背回来一大堆英文书籍,翻开一本,满是英文和符号,虽然不知道刘嘉忆看的是什么书,但他们清楚,这家伙肯定会干出一番成绩。他偶尔也会打打游戏,但常常捧着那些书看到深夜,计算到凌晨。同学问他题目,他会用简单的方法来计算或解释,有时一个公式就可以搞定,同学说他“牛”,称他为“路哥”。

  不苟言笑,内向,甚至有些腼腆的刘路,其实更喜欢“嘉忆”这个名字,他希望自己能给人们带来美好的回忆。他还喜欢物理,但物理需要做大量的试验,需要成本,对一个学生来说还没那么多资金;他喜欢心理学,曾设计了一组关于认知的心理实验。然而,他更热衷于数理逻辑,他说等到他40岁以后再来做,40岁以前要攻数学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2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